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股票公司 !
栏目简介:原标题:2020年医药股ESG报告: 智飞生物减持超百亿 35家公司股东“清仓式减持”  在今年医药股股东减持的大军中,清仓式减持也频频上演。  热点,最坏的情况下会变成少数人的资本狂欢。  2020年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深刻影响了全球资本市场,同时也催生了火爆的医药股行情。  在A股市场,今年医药板块多次出现暴走行情,整体涨幅在各板块中居前。  根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跟踪数据,行情一路上涨同时,股东们伺机而动,大批医药股迎来股东减持。  截至10月29日,以变动截止日期为准,在中信证券行业分类下今年已有169家医药公司发生2158次重要股东减持,累计减持金额高达926.42亿元。  作为对比,在相同筛选标准下,去年全年仅有166家医药公司发生减持,累计减持金额仅为554.26亿元。  在细分领域分布方面,“医疗器械”类公司股东减持最多,占比达23.08%。“化学制剂”类(占比17.75%)和“中成药”类(15.98%)紧随其后,分列二、三位。  从月份分布来看,以公告日期为准,今年6月(394次)、7月(369次)和9月(336次)医药股发生减持变动最多。  如果股权关系是一种深层次的利益绑定,这种同盟正在因为股价的节节攀高变得脆弱。  97家亿元减持者素描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A股共有22家医药公司减持金额超10亿元,97家医药公司减持超1亿元。  智飞生物(300122.SZ)以112.11亿的减持额排名今年医药股减持排行榜第一。超百亿的减持总额在今年A股减持排行榜上也可以排到第二,仅次于立讯精密(002475.SZ)的120.41亿。  智飞生物主营业务为疫苗、生物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在中国二类疫苗市场上,其销售量在民营疫苗企业中排名第一。  凭借四价HPV疫苗、九价HPV疫苗、五价轮状疫苗等代理产品的出色销售成绩,智飞生物在三季度已提前完成全年业绩目标。其10月15日公布的三季报显示,1-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0.50亿元,同比增长44.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79亿元,同比增长40.59%。  作为A股市场炙手可热的疫苗股,智飞生物今年以来的股价一路走高。智飞生物年初至今的累计涨幅高达225.46%,年内最高涨幅高达282.80%。  一面是业绩出众、股价翻倍飞涨,另一面却是重要股东频繁减持。数据显示,公司实控人兼大股东的蒋仁生在今年5月12日、5月25日和8月20日通过大宗交易平台三次减持套现,累计金额为15.61亿元。  不过,蒋仁生的减持和集团另一重要股东吴冠江比起来,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  早在2012年部分媒体的报道中,吴冠江即获得“渝股变现王”的称号。  据智飞生物2019年年报,吴冠江彼时尚持有公司7.26%的股份,为智飞生物第二大股东。  进入2020年后,随着智飞生物股价上涨,吴冠江先后在3月、4月、7月、9月和10月5次减持,累计套现金额达91.59亿元。  10月27日,吴冠江刚刚完成新一轮减持期。本轮减持后,吴冠江仅持股智飞生物3.02%,退出持股5%以上股东序列,从去年年末的公司二股东变成了四股东。  另一家从事疫苗研发和销售的公司沃森生物(300142.SZ),其同样在今年遭到大股东减持。有趣的是,沃森生物的大股东左手卖掉自家股票,右手即买入了别家医药公司的股票。  今年3月13日,沃森生物公告称,彼时公司大股东刘俊辉及其一致行动人黄静,计划在4月4日至10月3日期间,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3061554股,占公司现有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5%。  3月上旬时,A股医药板块已经历过不止一轮上涨,而沃森生物的股价仍原地踏步。数据显示,2020年年初至公告前一日(3月12日),中信医药指数已累计上涨8.27%,沃森生物区间内股价则下跌4.44%。  根据10月10日披露的公告,4月时仍为公司大股东的刘俊辉及其一致行动人黄静,最终在4月4日至10月3日期间,合计减持了公司0.75%的股份,累计套现约5.12亿元。  披露减持计划后一个多月,刘俊辉的名字即出现在康泰生物(300601.SZ)的《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中,以110元/股的价格认购了约3亿元的股票,锁定期为6个月。  由于刘俊辉曾在2009年向沃森生物出具《避免同业竞争承诺函》,承诺不参与构成同业竞争关系的企业之经营及投资。刘俊辉投资康泰生物之举,也随即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对此,刘俊辉在5月10日回复深交所的函中表示,认购康泰生物非公开发行股票,仅是因为“出于对行业发展前景的看好,以财务投资的角度进行本次投资”。  “精准减持”惹人生疑  21世纪资本研究院掌握的一个案例显示,某医药上市公司高管新近辞职,其辞职的目的为“能够顺利清仓所持股票”“希望能够在高点套现”。  作为考察上市公司股东和高管团队责任力的关键指标,由股权激励推动的治理稳定性,却在股价高涨之下,变得脆弱。  上述高管持股主要来自股权激励,持股市值约合8000万元。  在此背景下,持股更多的股东们面临的诱惑可见一斑。  由于疫情的影响,新冠肺炎治疗无疑是今年医药股行情的“发动机”和“点火器”。  沾“疫苗”就火、沾“口罩”就火的市场生态下,一些与抗疫进展“遥相呼应”的“精准减持”显得十分可疑。  赛升药业(300485.SZ)6月发生股东减持即是其中一例。  今年2月4日,赛升药业在“互动易”回复投资者时称,投资的公司天广实正在加紧针对2019-nCov单克隆抗体的研发。  2月20日,赛升药业再次在回复投资者时表示,并购基金所投的北京康乐卫士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研发团队正开发一种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COVID-19重组蛋白递呈多肽疫苗。研发进度为“目前已完成了疫苗的设计,正在动物体内进行测试,评价免疫效果”。  两则和新冠肺炎相关的研发进展发布后,赛升药业的股价开启上涨模式。Wind数据显示,今年2月至6月15日,赛升生物的股价四个多月狂涨160.55%。6月11日开始的四个交易日,赛升药业更是收获四连板。  事实上,2019年及2020年赛升药业的业绩并不出众。  2019年赛升药业的营收为11.9亿元,同比下降16.59%;实现净利润为1.48亿元,同比下降47.89%。其4月披露的一季报显示,赛升药业当季营收为1.67亿元,同比下降14.32%,净利润为2445.22万元,同比下降45.36%。  股价日日涨停,赛升药业股东则开启“精准减持”。  6月16日晚,赛升药业发布公告称,持股5%以上的股东马丽及其一致行动人刘淑芹、高级管理人员孔双泉因“自身资金需求”,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3.4017%的公司股份。  数据显示,截至10月29日,马丽、刘淑芹及孔双泉三人已减持326.75万股,套现6073.66万元。  至于当初抬起股价的疫苗研发进度,时隔半年后则依然原地踏步,距上市遥遥无期。  赛升药业10月16日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时表示,所投公司康乐卫士的疫苗进度仍为“已经完成了疫苗的VLP+S多肽融合表达及组装,现在正在动物体内进行免疫原性测试,评价免疫效果”。  梳理上半年医药股减持数据可以发现,类似赛升药业一类的股东“精准减持”绝非个例。  如长江健康(002435.SZ)也曾在今年2月多次向投资者透露相关药物对新冠肺炎治疗的价值,一度在2月5-7日收获3个涨停。不料股价涨势方起,公司的二股东和三股东即在2月7日抛出减持上限为“清仓”的减持计划。  35家公司股东“清仓式减持”  在今年医药股股东减持的大军中,清仓式减持也频频上演。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年内遭遇股东减持的169家医药股中共计出现59次股东减持清仓变动,一共涉及35家公司。  在这59次清仓减持中,有20次减持金额逾1亿。  值得一提的是,169家医药股中,年内减持总额居前20席位的上海莱士(002252.SZ)、康龙化成(300759.SZ)、英科医疗(300677.SZ)、美年健康(002044.SZ)、普利制药(300630.SZ)、博雅生物(300294.SZ)、乐普医疗(300003.SZ)、迪安诊断(300244.SZ)等8家公司也都出现了股东“清仓式减持”。  博雅生物此前发生的股东减持尤其引市场关注。  作为一家以血液制品业务为主,集生化药、化学药、原料药等为一体的综合性医疗产业集团,博雅生物连月来深陷控股权变动风波中。  在7月1日至9月4日期间,上海高特佳懿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共进行了7次股东减持,于9月4日完成清仓,累计套现2.44亿元。  而在高特佳集团减持期间,公司股价表现较为平稳。  博雅生物7月1日开盘股价报38.35元,9月4日收报42.96元,为今年该公司股价表现最好的时段。8月初以来,博雅生物的股价便开始下滑,截至10月30日收盘,股价报37.34元,跌幅2.35%,相较于今年股价最高值56.52元/股(8月5日收盘)下跌逾30%。  博雅生物10月30日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股价下跌是整个大盘的情况,公司的一切经营情况都是正常的。”  其回应称,减持频繁其实只涉及几个股东,且最近这么多年都没怎么减持,只是今年减持比较多。  (作者:孙煜,陈芳 编辑:李新江)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公司 >